分分彩可以赚钱吗
 當前位置: 首頁 -瑾跨爺鍫卞憡
 
[重慶日報]對重慶武陵山區扶貧攻堅工作的調查與思考之五
 
發布時間:[2013/1/3]
 

特色效益農業“摘”窮帽
—— 對重慶武陵山區扶貧攻堅工作的調查與思考之五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本報記者 羅成友 夏帆 羅蕓
 
     巍巍武陵,山高路陡。大山里,農民們在每一寸狹窄的坡地上見縫插針,不辭辛勞。但大山的閉塞,讓他們天生不具備交通、信息優勢,傳統農業發展舉步維艱。
 
     大自然是吝嗇的,沒有賦予這一地區大量可供耕種的土地;大自然又是慷慨的,它賜予這片土地以豐富的特色資源——烏羊、土雞、蜂蜜、青花椒、金銀花、獼猴桃、高山蔬菜……都是不可多得的特色資源。
 
     如何不辜負大自然的饋贈,把這些“土特產”轉變為巨大經濟效益,使其成為山區農民脫貧致富的基礎性產業呢?
 
    2012年5月,溫家寶總理在調研湖南武陵山片區扶貧攻堅工作中明確指出,要立足武陵山區的優勢和資源條件,大力發展特色高效農業,把油茶、茶葉、中藥材、高山蔬菜等特色農產品做出品牌和效益。6月,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、國務院副總理、重慶市委書記張德江在渝東南地區調研中也指出,要大力發展特色效益農業,突出山區優勢發展特色種養業,大力發展農產品精深加工,延長特色農業產業鏈,打造一批有影響力的農產品品牌。市第四次黨代會報告中也明確提出,要“發展特色效益農業”。
 
     發展山區特色農業,要邁過兩道坎:一是要有特色,二是要突出效益。
 
    除了需要用科學的方法尋找、認識自己獨有的特色資源外,還要用創新的機制,把城市和農村的各類生產要素集聚到產業發展中來,轉化為山區農民脫貧致富的動力。
 
     找出“病根”才能對癥下藥
 
     跟風引起的產業同構,導致山區農業增產不增收;用行政手段推動,“逼農脫貧”,導致產業發展只見規模不見高效
 
    千百年來,武陵山區的社會經濟發展都以農業為本。在那層巒疊嶂、山高坡陡的瘠薄土地上,武陵山人日復一日、起早摸黑地耕耘著。但是,腳下這塊土地,卻沒能讓他們擺脫貧困。
 
    近20年來,重慶武陵山區的7個區縣(自治縣)在扶貧攻堅中,也看到了山區要脫貧,就必須要實現產業化發展,增加農民收入。政府不斷投入資金,不斷發展新的農業產業,但時至今日,武陵山區成功的農業產業還不太多。
 
    是什么導致了山區農業產業效益不高?
 
    在于缺乏科學的特色產業發展思路,盲目跟風,產業同構現象嚴重,產品經不起市場的風浪;在于一些地方政府不按市場規律來引導發展,強調行政手段推動,沒能真正用效益把農民發展產業的積極性調動起來。
 
    金銀花產業便是一個典型的例子。
 
    金銀花是秀山的一大特色資源。近年來,該縣把金銀花作為優勢特色產業來發展,農民也從種植金銀花中獲得了較好的收益。在效益的拉動和政府的推動下,規模迅速做大。據統計,該縣有65%的村民種植金銀花,面積迅速擴大至30萬畝,規模占全國的1/5。
 
    看到秀山金銀花產業發展迅速,近兩年來,重慶武陵山區其他區縣,也跟著種起來。農民種植金銀花,只是看到了市場向好時每畝能夠有兩三千元的收入,卻往往忽視了市場容量的大小。一旦市場飽和,不僅銷售會出問題,價格也會大幅下跌。
 
   今年,秀山金銀花產業就遭遇了“滑鐵盧”——鮮花收購價在去年基礎上降了一半左右。隘口鎮金銀花種植戶雷霆勇告訴記者,他家種的兩畝金銀花,今年要少收入3000多元。
 
    事實上,金銀花種植戶減收是一個普遍現象。隘口鎮的金銀花種植大戶楊靜今年要少收入60萬元。由于價格低、收益少,一些金銀花種植戶甚至懶得采收。“今年鎮里有50%左右的鮮銀花沒人采收,爛在了地里。”隘口鎮統戰委員楊再育說。
 
   在這一地區,盲目跟風而導致產業同構的還遠不止金銀花,土雞、柑橘等產業也不同程度出現了類似問題。此外,政府在產業發展中“越位”,強行用行政手段推動發展,不能很好地調動農民積極性,使一些產業只見規模不見效益。
 
   上個世紀90年代初期開始,重慶武陵山區在扶貧攻堅中,利用山區的土壤和氣候適宜種植烤煙的優勢,大規模地發展烤煙產業。
 
    在當時“逼農脫貧”的錯誤觀念指導下,政府采取了能夠采用的各種行政手段,“逼”著農民種植烤煙,規模雖然很快就上去了,但卻沒有做到科學種煙和科學烘烤,在收購上沒有更多地考慮農民的利益;因煙葉收購價格不公,每年都出現斗毆;為解決烤煙的燃料來源問題,煙農大肆砍伐樹木,從而毀壞了森林、破壞了生態。本來一項很好的產業,卻沒能成為農民脫貧致富的支柱性產業。
 
    效益為本,特色為先
 
   要因地制宜做大特色農業產品,發揮品牌力量,以產品附加值提高市場效益
 
    特色效益農業是山區農民脫貧致富的基礎性產業,而“效益”二字是其根本要求。光強調效益,做不出特色,則產業發展無法實現差異化,產業質量很難得到明顯提升。
 
    在重慶武陵山區眾多、豐厚的自然資源中,哪種才是本地獨有的?哪些能在市場競爭中獨領風騷?所謂“橘生淮南則為橘,生于淮北則為枳”,政府要做的第一件事,便是因地制宜。
 
    岑溪鄉曾是秀山縣出了名的窮鄉。為了脫貧致富,岑溪鄉用行政手段推動農民發展過烤煙、蠶桑、苧麻、花椒等產業,但無一例外都失敗了。
 
    當地黨委、政府經過反思后,意識到是跟風發展,應對市場變化反應滯后,便換了一個思路:找專家來尋找到自己獨特的資源優勢,先確定什么產業有發展、能發展。
 
    鄉里通過和四川農業大學聯系,請來了農業專家周金良博士,對當地土壤進行調查分析。專家調查后得出的結論是:此地非常適合高檔獼猴桃生長。
 
    2008年,當地政府在調查了市場上高檔獼猴桃稀缺,市場前景看好后,決定引導發展這一產業,并率先在兩個村試種。目前,該鄉已投產的高檔獼猴桃,每畝純收入達到1.8萬元。特色效益農業,得到了村民的認可,全鄉已發展起高檔獼猴桃11276畝,覆蓋95%的農戶。
 
    找到了特色產業,但如何成功推向市場呢?所謂“酒香也怕巷子深”,對“特色”二字進行鑒定、包裝是提升產品效益的不二法門。在這一方面,酉陽縣有一些成功探索。
 
    2010年,酉陽縣的“酉州烏羊”通過國家畜禽遺傳鑒定專家組的鑒定,確認“酉州烏羊”是我國僅有的一個可作為國家級山羊遺傳資源保護的品種。“酉州烏羊”由此成為“國寶”。
 
    然而,這一“國寶”究竟有多大的市場價值?酉陽縣請來第三軍醫大學專家對“酉州烏羊”的血清蛋白進行化驗分析,結果表明,“酉州烏羊”具有天然抗癌性,因此有“藥羊”的美譽!
 
    有了權威的認定,酉陽以此加大宣傳,使“國寶”的身價迅速提升。從以前的30元/公斤上漲到100元/公斤,廣東等沿海地區的收購商都來上門求購,該縣年產3萬只還遠遠滿足不了市場需求。
 
    酉陽的苦蕎,是市內最具特色的蕎麥品種。縣里請科研單位對其中所含成分進行科學分析后發現,酉陽苦蕎有降低血壓等多種特別功能。于是,以此加大宣傳,引來江蘇等地的投資商,投入上億元的資金,開發出了降血壓的苦蕎茶、高檔的苦蕎酒等。
 
    苦蕎以產品深加工來占領市場后,也反過來拉動了酉陽苦蕎產業的發展。目前,全縣的種植規模超過10萬畝。
 
    集聚要素需要機制創新
 
    用機制創新集聚各方面生產要素,政府“歸位”,企業“上位”,真正實現以市場為導向的發展模式
 
    事實上,找到特色資源僅僅是萬里長征的第一步。光強調產業特色,卻做不出產業效益,則農民無積極性,產業發展也不能持續、長久。
 
    找到特色資源后,政府要走的下一步便是用科學的方法,通過機制的創新,把城市、鄉村的資金、技術、市場等各類生產要素,集聚一起,為產業發展服好務。
 
    當下,留在農村的勞動力多是老人和婦女,他們無論是思想觀念、科技素質,都不能適應市場經濟的需要。而靠農戶單打獨斗,缺乏資金,也很難獲得及時、準確的市場信息,風險巨大。通過機制創新,把各種生產要素集聚到產業發展中來,不僅能夠較為有效地解決產業發展中的資金、技術、市場等難題,也能夠規避農民的風險。
 
    秀山岑溪獼猴桃產業,就是通過機制創新迅速壯大的。鄉里引導公司與農民,采取了“龍頭企業+業主+農戶”入股的模式。以引進來的信祥生態農業有限公司為龍頭企業,由21個業主共同合作,引入城市資本近7000萬元,將土地集中整合到大戶手中,2435戶農民以土地入股的方式介入。農民不承擔任何風險,卻能獲得穩定的收入。
 
    鎮黨委書記楊鯡算了一筆賬:農民流轉1畝地,可獲得300元/年的租金,投產后每畝還要按毛利潤的10%分紅,可分紅2000元以上。除此之外,農民還可通過在獼猴桃園里務工,把農家肥賣給業主,每戶每年有六七千元的收入。
 
    上文提到的武陵山區的烤煙產業,也是通過機制創新做大做強的鮮活案例。地方政府在反思產業發展后決定“歸位”,不再大包大攬,改由煙草公司牽頭,以市場需求為導向,推動烤煙發展;政府回歸到提供服務、管好流通秩序的本位上來。
 
    煙草公司“上位”后,與農民結為利益共同體,投資為農民統一修建了烤房、煙路、煙水等配套基礎設施,規范了收購制度,并按市場需求調控種植面積。目前,種植烤煙的農民基本上是零投入,但可獲得每畝3000元左右的穩定收入,成為目前山區農民收入最穩定的一項優勢產業。
 
     重慶南方集團在酉陽建起48個商品豬養殖基地的實踐,也可圈可點。酉陽黑水鎮大涵村的胡萬江,在與南方集團的合作中,由集團為他免費提供豬仔、飼料以及防疫防病和銷售,他只管基礎設施建設和飼養。不管市場價格如何,南方集團都要保證他所養的豬每頭有80-150元的純利潤。如今,他的豬場年出欄肥豬6000余頭,收入60萬元以上。
 
    目前,武陵山區的農業產業發展中,采取了“龍頭企業+業主”、“龍頭企業+大戶+農戶入股”、“行業協會+龍頭企業+專業合作組織+農戶”等多種新機制。實踐證明,這些探索起到了規避農民在產業發展中的風險,集聚各類生產要素的作用,值得大力推廣。
 
    “產業鏈條”保證農業高效益
 
     工業化思維發展特色效益農業,就是把工業化生產的方式,由龍頭企業帶動,把特色產業從原料生產-產品加工-市場營銷連接起來,做大做長產業鏈條,提升產業抗風險能力,保持穩定的高效益
 
     龍頭企業是產業發展的火車頭,工業發展如此,特色效益農業發展亦是如此。龍頭企業融資能力強、對市場更為敏感,能做大做長產業鏈條,從而使特色效益農業的抗風險能力得到提升。
 
     2009年,豐都針對本縣發展肉牛產業的資源優勢,引進北京中恒興業科技集團及旗下公司進入,投入1.8億元,成立了一家集肉牛繁殖、育肥、牧草種植、飼料生產、肉牛深加工及營銷為一體的國家級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,做長了產業鏈條。
 
     在養殖環節,這家企業采取“龍頭企業+業主+大戶”的方式,進行肉牛基地的建設。目前,基地已發展到存欄量24.3萬頭,出欄12.5萬頭,年產值25億元的規模。豐都縣山區40%以上的農戶都參與到這一產業中。
 
     在收購和加工環節,這家龍頭企業通過自己所建的加工廠,加工生產高檔冷鮮牛肉等,并通過農商對接、網絡促銷等方式,把豐都的優質牛肉產品推進了家樂福、沃爾瑪等12家大型連鎖超市,并銷到韓國、中東等地。
 
     在要素市場建設上,這家龍頭企業在豐都投資1000余萬元,建起800多平方米的現代化電子交易場所。該交易所也是我國首個肉牛電子交易中心、西南地區最大肉牛及產品交易市場,年交易達20萬頭。
 
    “全國各地的肉牛交易者都可以在網上遠程報價,通過中心的交易平臺進行交易。”電子交易中心負責人朱剛泉告訴記者,買賣雙方只需進行網上注冊便可以通過這一平臺進行電子交易,養殖戶與全國客商進行網絡面對面交易,實現肉牛交易的電子化、網絡化、期貨化。
 
     有了這家大龍頭企業的帶動,從今年開始,豐都縣啟動了“中國肉牛之都”的建設。按照計劃,豐都要在幾年內達到“三百”的目標,即肉牛年飼養、交易和屠宰加工量達到100萬頭,加工銷售收入達到100億元,肉牛產業的龍頭企業達到100家。
 
     對于工業化思維發展特色效益農業,秀山縣委書記代小紅深有感觸:“如果不用工業化思維來發展農業產業,是永遠也走不出‘少了趕,多了砍’的怪圈的。”
 
      基于這種認識,秀山縣的金銀花產業正積極地“亡羊補牢”,千方百計彌補市場鏈條不長這一短板。
 
     在基地發展上,秀山正努力通過引進城市工商資本,通過土地流轉,促使規模化種植;在獲取市場占有率上,縣里通過扶持龍頭企業,進行產品的深加工和深度開發。
 
    秀山紅星中藥材廠已開始在做長產業鏈上下功夫,并取得初步成果。“提取綠原酸,我們已經研發成功!”該廠廠長張宗孝說。
 
     據了解,金銀花所含的綠原酸可以抗病毒、抗氧化、抗衰老,被廣泛應用在藥品、工業品、保健品以及化妝品領域。
 
    目前,秀山縣依托紅星中藥廠,成立了重慶銀花工程研究中心。研究中心正利用金銀花所含成分,進行銀黃顆粒、天玉涼茶等6個新藥品種的研發。開發成功后,秀山30萬畝金銀花的銷售難題將得到極大緩解。
 
     “以前我們只賣原材料,要看別人的臉色吃飯,現在我們自己還加工高附加值產品,效益無疑將進一步提升。”代小紅說。

 
分分彩可以赚钱吗 秒速飞艇全天计划人工 大乐透今天开机试机号 19082期开奖号码 福建时时几个有中奖 好彩平台APP 内蒙古时时直播开奖 七乐彩最近10期奖 上海时时乐投注网 体彩排三杀号定胆最准 光大时时彩